五一换妻
发表于 [2022-08-28]

我和妻子结婚不到半年。去年岁末结的婚。妻子答应我拍一套比較性感的照片。但是要到外地去拍。担心在本市被人知道了终归是麻煩。我們春节休假的時候就到不远的合肥拍了一套。是妻子的独照。我很怕看自己的相片的
我們在合肥逛了好几家照相馆。一開始都是拍比較普通的照片。毕竟不是很好意思。春假時間反正也比較长。就多逛几家吧。
这样终于找到一家比較适意的。拍了一套。其中有不少妻子全裸的镜头。我們也结识了这位姓张的照相师。
小张结婚五六年了。不過他们夫妻是刚出校门就结婚。年纪反而比我们小。
小张夫妻对我們的举动比較钦佩。我們对小张夫妻也比較有好感。在合肥的最后一天。小张夫妇和我們一起吃了一顿饭。真是很巧。四个人看來相互之间都比較谈的來。比較有意思的是。小张家和我们家都是初恋夫妻。
說到岁数。我妻子29岁。我是31岁。我们這么大才结婚是因为等到妻子读完博士。而且還有一些別的事情。这里就不多说了。
我和妻子二十还未出头就谈恋爱了。中间坎坷也很幸福。建立了非常深厚的感情。
小张夫妻两人都是24岁。大學刚毕业就结婚。家里现在有一個一岁的小男孩。
合肥回來以後。小张夫妻和我們繼續在網上联系。渐渐的比較熟悉了。就谈到性方面的话题。
小张夫妻和我們夫妻非常合得来。這也真是非常巧合。合得来。谈得就多了。这样就约好五一我們再到合肥。这次大家都开玩笑說要换妻。不过心中也不是很有把握。不知道是开玩笑呢。還是當真。
五一当天下午我們到小张家。合肥比較近。所以也没感觉累。小张夫妻都不是合肥人。他们结婚五年多。但是谈朋友已经有将近十年了。性关系也有很長時間了。
我和妻子谈恋爱也有很長時間。但是妻子一直不肯讓我占便宜。我虽然二十岁不到就有這麼漂亮的爱人。可是直到将近三十结婚才能一亲芳泽。这件事情说出来大家不相信。可是我妻子就是这样一個人。到结婚以後。她的性阀门好像才突然打开。
我们去年十二月结的婚。现在半年还不到。说起来就是不走运。结婚没几天我有個苏州的大客户有个要緊的业务要赶。从十二月中旬一直到年前。我每周只有周末才能赶回家。
春节是在合肥过的。春节过后。我又要到杭州。本来想不要去了。哪知道妻子碰巧有個機會到杭州参加一个讲习班。於是三月到四月我们一起在杭州。原以为在杭州可以比較爽了。结果住宿很不方便。又不能天天住酒店。唉。
结婚半年。平均起来一個月只能一起睡五个晚上都不到。不过還是非常非常甜蜜的。而且妻子的性兴趣真的是高涨了。
在杭州的时候。我们经常在僻静的地方亲嘴摸奶。我也掌握了怎樣把妻子摸弄到高潮。
哈哈。這樣说来妻子高潮的次数不少呢。在杭州的时候。有一次下午我早早没事了。就到她上課的教室。看她坐在最后一排。我偷偷溜進去。和她在后面摸屄。那一次一共摸了她将近四个小時吧。
她是因为最后一节课她要上台讲。所以不能早走。一個人坐最后一排也是為了准备一下的意思。
那次我是从一點四十左右一直摸她摸到五点十分的樣子。後來實在走运。因为前面几节课的人拖时间。将她安排到晚上了。她自己也下不了决心阻止我。就在座位上坐了四个小時。後來她想站起來走路。才发现根本站不起来。
那天晚上我又有事要走。我撑着陪妻子吃过晚饭休息了一阵。那邊實在催的急。没办法了只好赶去工作。
不知道她那天晚上讲课是怎么熬过来的。好在她就上台讲四十分钟。那天晚上我没能和她一起睡。她说外阴整个肿起来了。走路都不方便。
那是玩的最疯的一次。後來几天最奇怪的是她喉咙哑了。大概是忍过头了。不过她说那也是她感觉最好的一次。觉得终于明白为什么这么多人喜欢这个了。哈哈。
倒是我自己爽的次数很少。我大概一共。我想想看。我插她的次数應該超过十次。不过肯定不到二十次。我和她一起睡的時候應該超过二十次了。不過经常都是我给她口交。或者用手摸。
她想給我口交。我心疼她。所以只有一两次。後來就不讓她了。我不喜歡她摸我。她倒是很喜歡摸我。可是我不好意思。感觉有點怪。
我摸她的時候。她经常手就伸过来摸我。我感覺很刺激。但是很吃不消。而且感觉怪怪的。所以我经常都将她的手反剪在身后。不讓她亂動。
想起來呢。结婚第一周很笨拙。不知道怎麼搞的很難插進去。前面几个晚上我都是给她口交。到了第四个晚上才放进去了。不过没见流血。妻也没喊疼。
這個事情当时我倒没想起来有什么不好。妻和我感情非常好。而且妻子虽然很漂亮。人却比較忠诚。而且没有外面的朋友。连女朋友都没有关系特别密切的。
我们在一起谈恋爱将近十年。妻子不是一个在外面瞎搞的人。而且如果她有过別的朋友的话。也不可能瞒住。这倒不是說我特别敏感。而是她自己会受不了的。
这个事情说出来可能有人不相信。但是你要真正了解一個人。就会发现其实是有可能建立这样的信任的。
没流血这个事。妻自己當時倒有點奇怪呢。這個事情要到今年五一。我们到小张家去玩的时候才弄明白是怎么回事。待会儿再說。
不过後來妻一直比較喜歡我给她口交。有一次我盯着问她。她才不好意思说我插她她没有感觉。
我每次插她大概三两下就流出来了。控制不住。哈哈。要是算起来的话。我和她结婚五个月不到。一共抽插她的次数可能不到三十次吧。
我一般都是放进去。再拔出来一點。就受不了了。赶紧再全部放進去。过一会儿就流完结束了。不過有時候我能多忍住几下。
有一次和妻子谈起這個事情。妻子安慰我说没關系的。妻嘻嘻哈哈的数落我:“要是你那个再搞几百下。我不要死啊。”
後來认识小张夫妻。听他们说他们一次性交就能插几百次。有時候還能将近千次。我和妻子都笑的吃不消。
我们和小张夫妻还谈起来一些別的数字。妻1米72的身高。体重52公斤。胸围在75C左右。小张妻子1米6的身高。体重46公斤。胸围是70B左右。
我身高在1米82左右。小张是1米72上下。比较好玩的是我的阴茎勃起的時候是7厘米不到一點。平常是3厘米出头一點。
小张个子比我矮大半个头。正好和我妻子一樣高。但是他阴茎平時都有10厘米。勃起的時候有18厘米。比较有意思。
妻子當時就笑问小张平時那么大个家伙穿裤子怎么办啊。我们四人当时在網上笑成一团。
说起来小张的确英俊健壮。他妻子相貌比较一般。看上去比较舒服。不過远不能和我妻子比。我妻子是那種走在街上男人都要多瞟两眼的。我和妻子在外面逛的时候。我就總是看到对面过来的男人盯着我妻子看。我就盯着他们看。哈哈。
说起来春节到合肥拍照。小张算是第二个看過我妻子裸体的男人。当时為甚麼选中小张为妻子拍照。其实也有一部分原因是妻子看小张比较舒服。不像个色迷迷的坏人。而且人看上去比较诚恳的樣子。
我们下午到小张家。小张很抱歉说本来约好一个同事要把小孩送過去的。不巧人家有安排。小孩只好放在家里了。
我们当时也没真的下定决心要换妻。听小张这样一說。其实心裏也有点如释重负。
小男孩很可愛的樣子。咿呀咿呀的。小张夫妻住的很宽敞。周围环境很安静。空气也很不错。我们很快就比较随便了。
这时候妻子就咦了一聲。原来她看見小男孩的阴茎了。这下我们大家都注意到了。這個一岁多一點的小男孩。阴茎好像比我的大。大家都笑起来。
我当时也不知道怎么想的。就开玩笑似得提议比试一下吧。我和妻子以前都没見过別的阴茎。這樣换妻的事情就终于開头了。
我征的小张夫妻的允许。就脱了裤子。然后想想干脆就全部脱光了吧。大家一起都笑起来。
我没有什么阴毛。阴茎皮肤很白晰。包皮耷拉着一截。看上去和小毛娃的确差不多。不过我有两个睾丸耷拉着。小毛娃的睾丸明显没有我這么壮观呢。
我和妻子当时都不认为这有什么不好。
小张妻子很好奇。我和妻子也觉得比较好玩。小张就叫他妻子拿了两把尺子过来。递了一把给我妻子。然后小张妻子和我妻子都犹豫起来了。此时我和小张不约而同。我推我妻子去量小毛娃了。小张推他妻子來量我。
這是我的阴茎第一次被妻子以外的女人碰到呢。不过我当时很紧张。并没能立即就勃起。我妻子也笑着掐我。反正当时一開始好半天就是没能勃起。
两个女人量了半天。一會兒一起来量我。一會兒一起来量小毛娃。结果是小毛娃的長度是将近5厘米。我的是3厘米。
不过呢。量着量着我这个就翘起来了。大家就更樂了。量到最后我這個硬起来的長度是6厘米多。超过小毛娃了。
过一会儿大家都有點不好意思。就扯別的话题。我一個人光着。刚想要穿起来。话题不知道怎么又扯回來了。这样小张就也脱光了。
这下子妻子和我都咋舌不已。我明显看到妻子在咽口水。小张的家伙可能有20厘米吧。小张就站起來。我就推我妻子去量量看。小张的阴毛也很威风。妻子不由自主的就跪在地上來量了。
当时我坐在沙发上。妻侧对着我。差不多就是跪在我两腿之间。面对着小张巨大的阴茎。
当时的情景我想我一辈子都不會忘记的。小张的左手轻轻的就放在妻子头上。那一瞬間妻子抬头看着小张。小张的右手轻轻抬着我妻子的下巴。我妻的左手托着小张的睾丸和阴茎根部。我妻右手轻轻的捋着小张的阴茎。
那一瞬間的妻子的表情讓我酸楚无比。一種奇怪的强烈的刺激一下子击垮了我。
我感到我流出来了。為了掩饰。我就玩笑摸我妻。妻扭头看我。我就努力笑着鼓励妻子。轻轻将妻的头推向小张的大阴茎。
妻子轻轻挣扎了几下。就张嘴含住了小张巨大的阴茎。
小张招呼他妻子过来。他妻子将小毛娃送到卧室。然后她回到客厅。她就笑着和我一起将我的妻子脱光了。她还不时讓我小心别把衣服弄皱了。这个女人的确一直起到了让大家放松的作用。
这期间我的妻子始终在给小张口交。我妻子没有什么口交的经验。我的阴茎那么小。也根本不費力。小张的這個就不同了。我妻子一會兒口水就流出来了。
小张的妻子和我一起在我妻子身子上摸來摸去。她蹲在一邊地上摸我妻子。一邊还抬头冲我和小张笑。没想到这个女人真的很會讓大家放松情绪。也喜欢摸女人呢。我妻子很快就高潮了。
過了一會兒小张坐到沙发上。他妻子和他一起在沙发上亲了几下。他妻子没有脱衣服。笑着逗了几下。两个人都按着我妻子的头。小张的阴茎一直插在我妻子的嘴里。我坐到地上。将我妻子身体抱在怀里。尽全力摸她。让她舒服。
我在這方面還是很有本事的。我妻子一會兒.......又來了一次高潮。然后小张终于将我妻子抱起来。坐到他身上。我妻子口水流了好多。眼泪也出來了。不过情绪似乎很好。眼泪是因为给大阴茎口交搞的。
然后我们讲了几句話。小张妻子就拉我穿上衣服出去买菜了。留下小张和我的妻子在一起。
JJ1JJ.COM
小张妻子比较讓人舒服。我们在外面买菜。她盡量照顾我感情。其实我看得出來。她自己也很不安。
大概三十分钟过了。我们买了一點菜回去。敲门之后。是我妻子來开的门。我妻子还没穿衣服。身上很明顯都还很兴奋。我们進去看到小张巨大的阴茎還是勃起。站在那邊不好意思呢。
小张夫妻和我都赶紧找话题开玩笑。我妻子不怎麼會这些。有點害羞。不过還好。很快大家也就又放松了。不过小张的阴茎還是硬着。看來他还是忍不住。
小张妻子和我不约而同的說:你們继续做完。我们去弄晚饭了。我抱着亲了我妻子一下。从她屁股抠了一下她的外阴。湿漉漉的。我現在情绪也好一点了。就抠着我妻的屁股将她又推给小张了。
我们在厨房忙了一會兒。大家情绪盡量放松了。過了一會儿弄好菜准备到客厅吃晚饭。就等他们了。然后就聽到小张最后一阵子猛烈的抽插。看來是高潮射精了。
我问小张妻子。小张都是這么猛么。小张妻子有點不好意思。不过话闸一打开。我们俩也比较亲密了。我和她摸了一會兒也亲了一會兒。我看的出來她想問我這么小是怎么做的。我们俩都猜到了对方心裏。不禁都笑起来了。
過了一會兒聽到他们做完了。估计他们也是聽到厨房没声音了。不过我不知道我妻子还能不能這么清醒呢。刚那个瞬间的冲击實在很大。不过我现在也好多了。所以也比较能开玩笑了。
到客厅。小张还没穿衣服。身上全是汗。稍微喘着。阴茎似乎才刚刚软。還是那么大的挺在那儿。我注意到沙发上有點血迹。旁边還有几张.......用过的纸上也有一些血迹。
我妻瘫软在沙发上。還在很粗的喘着气。不知道小张是怎么射精的。我妻子肚子上到胸部到臉上和頭發上全都是精液。
小张此时刚准备拿纸給我妻子揩拭。我急忙说我來我來。你休息休息准备吃饭吧。
小张妻子似乎知道這個事情太容易动感情。抢在我前面扶我妻子做起来。一邊揩干净了我妻子身上的精液。一邊讲一些男人啊就會欺负女人这一类的玩笑话。
我此时心裏真的很感激小张妻子。要不然我心裏不知道要怎么心疼。我妻子必然能看出來。那我们恐怕当晚就要走人了。搞不好還不知道会有什么別的后果呢。
我現在也順着小张妻子的话来开玩笑。话题就全是男人和女人抽象的讨论了。我妻子也哧哧笑起来了。小张也缓過來一起加入嬉笑了。
然后我们做好吃晚饭。发现小张妻子怎么就她一個人还没脱过衣服。于是我们大家就全部脱光了吃晚饭。小张妻子皮肤看上去很好。身材也算不错。关键是如果没有這個人。我们是不可能平安渡过的。
吃过晚饭收拾好桌子。又来收拾沙发。突然想起來这几张带血的纸的事情。问起来原来是我们刚出門的时候。小张插进去的时候我妻子流血的。
我妻子当时觉得有一点点疼。没特别在意。后来是小张发现的。发现了之后问问看没什么不舒服的。就擦了一下再继续做。也没想很多。
现在回想起來。难道是我妻子的处女膜破了么。然后我们就研究了一會兒。小张和他妻子都伸手指到我妻子里面。摸到我妻子处女膜的痕迹了。我妻子处女膜的确比较深。比一般人要深入一些。
我阴茎勃起的时候有6厘米多。但是我和妻子又插入量了一回。原来我插入我妻子阴道的深度一般都不到4厘米。這樣的话根本就碰不到处女膜。结果实验的时候我又控制不住。流出来一回。
不过我就奇怪。我手指和舌头都探过啊。我们就又实验了几下。发现我手指和舌头深入的深度更短。一般都是3厘米都不到。原来我妻子和我结婚半年。都还一直是处女呢。
不过還好。这件事情這樣嘻嘻哈哈的发现了。好像大家的感情都没什么影响。我感觉得出来。妻子其实有點感激我。對我非常温柔。
后来小毛娃在卧室里面哭了起来。小张他们夫妇就一起到卧室去。可能也说了一些感情的话。后来出来两个人眼睛都有點红。
此时我和妻子也在外面动感情了。轻轻說几句表达爱心的话。轻轻的搂抱抚摸。我妻子靠在我怀里摸我。讓我舒服了一回。妻子摸着我的小阴茎。貼着我耳朵说:我愛你的小阴茎。我很感动。
我看到妻子眼睛也有點红。我想我自己也是吧。换妻这个事情不可能不動感情的。关键是看感情怎么动。這個事情真是玄乎的很。
五月一号晚上我和我妻子睡。小张夫妻一起睡。不過睡之前。我们又稍微玩了一點。
我们一起坐在地板上玩游戏。小张又插了.......我妻子。不過就是放进去稍微动动。没有搞到射精。姿势也很普通。都是女的坐在男的怀里。或者正坐。或者反坐。我也放到小张妻子里面一回。不過小张妻子一點感觉也没有呢。
我妻子还教小张妻子怎么捏我。我一下子就给捏出来了。结果我五一这天一共射了四次。都快吃不消了。
後來小张夫妻去洗澡。然后他们到客厅睡觉。我们夫妻洗过澡之后。让我们到卧室睡大床。我们不好意思。不過客随主便吧。
2007年的5月1日就這樣過去了。我妻子的贞操就丢在这一天。
第二天早上早餐很丰盛。大家在家里都還是不穿衣服。上午我妻和小张出去买衣服。我和小张妻子看家。临出門的时候我有點舍不得妻子。就将妻子内衣内裤都扒下来了。讓她单穿一件粉色的贴身长裙。带了墨镜和檐帽出去。妻子的乳头很明顯突起来了。
小张妻子讓我喊她小卿。碰巧我妻子名字里面也有一个卿字。不過我很少喊我妻子小卿。我们有另外一个昵称。这里就不說了。我想问小卿姓什么。她不肯说。
我和小卿比较谈的来。過了一會兒小卿想起來说怎么還没聽见楼下汽车的声音呢。到窗户一看。车子还在院子里呢。我们就打電話過去了。他们从车里探出头來看楼上的我们。笑着挥了一下手。
又過了一會兒聽见车子发动起来。我此时.......就貼在小卿的背后。慢慢的进入了。不過我不敢动。還是用手摸她。
车子走出去了。小卿回过头来吻我。这边窗户对着楼下一个很大的院子。对面好远才有別的楼房。而且他们一家在这里似乎没有什么熟悉的邻居。看來也不是很擔心。
我和小卿正面抱了一會兒。小卿看來很喜欢抱着我。讓我摸她的屁股。她的屁股软软的。她突然問我是她的屁股软還是我妻子的屁股软。我說我很喜欢摸你的屁股啊。你讓我多摸一會兒。
哈哈。其实她们两个的屁股摸起来都好舒服呢。我今天破天荒了。放在小卿陰道里面好半天都没流出来。還是硬硬的。不過就是很小就是了。
小卿突然就問我。你是不是很會舔啊。我說是啊。她说那你給我舔出来吧。我說好啊。她又说要不要我先帮你弄出来。我說我先来吧。小卿笑起来了。她還是比较迷人的。
我让她坐在沙发上。她給我一块沙发垫。我就跪在她两腿间。帮她舔起来。她一會兒就很享受起来了。看來我的确比较會舔呢。
過了一會兒她來高潮了。我一只手正好放在她小腹上。感到她小腹颤动起來。
過了一會兒她缓过劲来。還是用大腿夹着我的头。两只手按着我的头。意思是讓我继续舔。我就继续舔。这一次她和我东一句西一句的说话。
她问问题。我就哼哼就行了。或者听她的指示捏一下她的左乳或者右乳来表示是或者否。
我们就这样玩了好半天。我大概让她來了三次高潮。第三次高潮我没有停。持续的刺激她。高潮持续了好半天。她浑身都抽起来了。我下巴和舌头也酸死了。
歇了一會兒我將她抱去洗澡。她根本说不出话來。我將她洗干净。放到床上。盖上很舒适的毯子。她醒过来了说。我明白为什么你妻子喜欢你了。我轻轻的摸她吻她。将她的脚趾含在嘴里吮吸。她说别搞了。我都要喜欢你了。
她一骨碌爬起来。眼睛都红起来了。说不能让你搞了。你过来。我要搞你了。我說怎么搞啊。她说你是不是有點变态啊。我说是吧。
她和我缠了一會兒。温柔的引导我跪在地板上。四肢趴在地上。其实也不完全是她引导我。应该说是我們俩比较默契的互相试探。
无论如何我现在像個狗一樣的趴在地上。她说你會不會哼啊。我說讓我像狗一樣啊。她说是啊。你要舒服就像狗那樣哼哼。说着她就摸到我屁股沟。我就哼起来了。
過了一會兒她摸到我肛门。发现我喜欢了。她就拿来小毛娃的润肤露。還有个什么东西。不讓我看到呢。然后她用润肤露涂抹我的肛门。我真的很舒服。
我妻子知道我這個愛好。不过我们還没有真的这样玩过。
我听见电动机的嗡嗡声。心想她大概是拿个人造阴茎过来了。我說你轻点。我以前没搞过。她說你是不是贱啊。我说是啊。她说你这个贱狗还敢指挥我啊。我說不敢。她的手指在我肛门里面撑着。
我都快发疯了。實在.......很舒服。然后一點點的她就插進来了。然后我感觉有點不對。原来她的人造阳具是穿在她身上的。她就一下一下的肏我。
她嘴里面骂我下賤。動作却很温柔。她弯腰趴在我背上。乳房貼着我的背。舒服极了。她伸手到我下面。捋着我的阴茎。她说讓我干你老婆好不好。我没說话。
她说我说一說是為了刺激你。你別紧张。你还要我这样刺激啊。我說好吧。她说你那個賤屄老婆。我說哦。她說我要肏你那個賤屄老婆。我就剩下哼哼的份了。她说你那个賤屄老婆根本不是你的。她是我家老公破的瓜。我和我老公要轮奸你那个賤屄老婆。啊。我忍不住了。一下子射出来了。
我都不知道自己能这样猛烈的射精。我趴在地上一动也不动。小卿拔出来了。她搬来一盆水。搓了毛巾帮我抹身子。我翻身躺着。一把将她抱在怀里。她就看着我坏坏的笑。我也看着她好笑。我们亲了一會兒。實在都很累。
快到中午了。不知道怎么搞的。两个人又精神十足的。打扫好房间。又忙好中饭。刚要打電話给小张和我妻子。聽见楼下汽车的声音了。
小卿说。我說的那些话你别在意啊。我說不會的。谢谢你和我这样玩。小卿笑着说男人真是奇怪。我說女人真是可愛。哈哈。
這樣就到了五月二号的中午。我们在家里也穿好了衣服。将饭菜端上桌。我妻子和小张进门來了。他們買了好多东西。
我妻子身上换了一間连衣裙。還是贴身的。乳头還是翘出来。东西放下来。我们两对夫妻不约而同的各自夫妻紧紧抱在一起。又哈哈笑起来。
我情不自禁的摸我妻子的屁股。啊。還是我妻子屁股摸起来感觉更好一些。我摸着摸着就将她扒光了。将她抱在我怀里一起吃饭。這樣我才发现妻子下身插着东西。
小张将一个东西递给我。说這是遥控器。我一下子明白过来了。我妻子笑着羞红了脸。小张妻子先没明白。后来一下子明白了。笑着连说真是欺负人家啊。
我没接。我說遥控器還是你拿着吧。我注意看到我妻子頭發上有不少痕迹。看的出来是精液干了以後的痕迹。后颈上也有。這個小张的确有點过分。干嘛總是在我妻子臉上射精呢。不过我尽量不露出不高兴的表情。
我真是有點心疼我的妻子。妻子肚子里的東西大概一直是在动。妻子坐在我怀里吃饭。我隐约能感觉到。
饭后他們夫妻到厨房去整理。然后還要休息。還要照看小孩子。我和妻子有了一些安静的时间。
我问妻子上午做了几次啊。妻子想了一會兒說怎么样才算一次啊